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天人交战

昆仑化龙之卷 第一百零四章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二)

天人交战 独孤邪影 3889 2020-08-01 03:36

  

星夜一声令下,所有怪物脖子上的机械项圈上的警示灯转为红光,同时心脏部位的装置发出清脆的机括声,一支细如牛毫的小针快速扎入心腔,以近乎狂暴的姿态将近乎十毫升的液体直接打入了心腔,别看怪物们的**暴露在外,似乎没装什么防护,实际上顶尖的先天**已经不惧大多数轻火力,要不是这种特殊的小针还不能顺利注射呢。

不过就算它们皮坚肉厚,遇上重火力依旧白搭,所以也会视任务情况而定给这些掠食者们配备防御装置,但这次是面对刘劫,那些对付热武器的装置形同虚设,干脆肉搏上阵。

怪物们爆发出阵阵低沉的嘶吼,只余灰白的双眼似乎充了血,丝丝鲜红爬到了脸皮,一根根青筋暴跳起来,全身上下包括脸皮都是,似乎随时会炸出来,狰狞可怖的肌肉蠕动间愈发狂乱。

它们狂乱了,这种兴奋机制当然不是常规手段,因为这种情况下它们是不可控的,完全被杀戮欲和毁灭欲操纵,无法被命令,对于一件武器来说这是不合格的,所以一般只有危急情况或者根本不打算收场的情况会使用这一机制,完事后等两个小时来回收,通常只能看到一片狼藉的战场里虚脱的掠食者,方圆两公里都不可能有活物。

高桌会曾经为了测试将一只兴奋的暴君掠食者投放到中东一支反动军的阵营,直接抹杀了该组织全部高层,机械部队,有生力量,以及被他们控制作为后备力量的3万多平民,方圆两公里化为血海。

虽然组织一直致力于多数暴君掠食者的集群战斗,但实际上一只暴君就足以改写战局,一次投放如此数量的暴君掠食者本就是史无前例的,全部注射兴奋剂更是史无前例的,这等于是**裸的把一群魔鬼带到了人间,这就是屠神的阵仗,要屠神当然少不得魔鬼的份。

两尊暴君掠食者挥动“长”在手上的金属弯刀左右出击直取刘劫首级,出刀稳准狠,刀弧画出的线条圆润无缺,刘劫暗赞这些家伙果然如星夜记忆中所说,生前都是堪称一派大师的武士,如今变成了这副半人半鬼的样子依旧记得生前的得意武技,那是刻在骨子里的记忆。

刘劫伸手握住左右两柄带獠牙状锯刃的弯刀,把它们同时折断戳进了主人的心窝里,无法阻挡,刘劫太快太强。可是心脏被瞬间摧毁的两尊掠食者居然咆哮着继续进攻,它们生命力强大,即使心脏被瞬间毁灭也还能保持一段时间的战斗力,于是刘劫只好再补两记加持破字真诀的太极搬拦捶,掠食者可以抵挡反器材狙击枪狙杀的头盖骨爆开来,红的白的和寻常人并无二至。

两只暴君掠食者倒下,紧随其后的是两柄更为大而狰狞的尖端带倒钩的阔剑,剑身有着类似大马士革钢的花纹,几次交手刘劫已经发现这些东西装备的冷兵器都非泛泛之辈,很像天辰武士团的装备,融合了现代科技的材料技术和修炼文明的炼金锻造技术,都是配得上先天强者的好家伙,自己要弄断还得认真花一份力,但是薄弱点是与身体连接的地方,像第一次冲击的刺剑,就是从**上连着筋肉拔下来的。

两柄阔剑与弯刀几乎是一后一前地到达,配合默契,前者倒下,后者的剑刃已递到了肩头,但是刘劫很开心,他感觉又回到了那天祭祖日重阳秘境的街头,他一人横推数百骑士,燃烧沸腾的血几

乎灼伤他的灵魂,那是他人生第一刻高光,纵然日后取得了更高的成就,打败无数更强的敌人,也不能取代这场战斗于他而言的地位。

那种莫名的热血回来了,虽然他现在强了百倍不止,但是血沸腾起来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他在渴望杀戮,所以他才没有知会华夏军方而是选择引这些人来这个荒原,他渴望大开杀戒,刘劫知道这种杀戮渴望是不对劲的,但与浑沌一战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分不清自己的心和心里那只怪兽,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只有毛菁沁在的时候才能安宁,她若一笑仿佛滔天血海都能化为碧镜幽蓝。

刘劫放肆地笑着,他没有管已经斩到脖颈的剑刃,挥手一拍,将两颗扭曲嘶吼挂着血丝恶心到他的狰狞脑袋撞到一起崩了个粉碎,红的白的溅出来,内心毫无波动,然后才抓住两支被他肉身罡劲崩开的剑刃,并没有急于拔掉或者折断,而是头也不回,带动两具无头尸身劈向了从背后偷袭他的双臂嵌上了巨大机械利爪的一尊掠食者,这尊掠食者的行为模式更倾向于一只潜伏的野兽,生前应该是一名过惯了野人生涯的强者。

从星夜的记忆里他了解到这些东西生前都是了不得的强者,为了追求力量自愿成为高桌会的试药对象,失败后被做成了战斗兵器,所以行动模式依旧保持生前擅长的武技,听说高桌会还有一种更廉价的量产兵种,不过那种身体素质先天都不到的,是没脸摆到刘劫面前丢人的。

双臂安装了巨大机械爪的掠食者像一只敏捷的豹子一跃而起,两支带钩刃的阔剑堪堪擦过胸膛,掠食者虽然看起来像是行动不便的大块头,但实际上它们是几近完美的猎手,除了人类模式抹不掉的行动弱点外,它们的身手没有缺陷,是没有水分的先天罡体大圆满的好身板。它从背后扑向刘劫,左手钢爪抓向刘劫后劲,右手钢爪直插天灵盖,这是猫科动物常用的绝杀技巧之一,不同于对付大型猎物的锁喉技,这一招通常用于对于灵巧的鹿科动物,对于已经再三展现出压倒性力量的刘劫似乎颇为不智。

左右手十柄利刃已经贴近颈椎和头颅十处致命部位,在机械帮助下爪刃可以弹缩弯曲出**做不到的精细操作,刘劫双臂不动右腿直向上踹,直接把这只花豹一样迅猛的仁兄踹个一飞冲天,在半空就已经身体崩碎,脊梁骨整条甩出来,撞到一架直升机的机腹后碎成了五六块不规则的肉块掉落下来,那架直升机被它撞得差点擦伤一边的友军。

刘劫踹完这一脚,就算是打崩了第一波组合技了,稍一抬头,前所未有的警戒感响起,他又一次听见机枪齐鸣的咆哮,祖庙那次他虽然没见识到神机营,但也领教过了未来会暗修罗铁侍的火力,所以这是他第二次面对大口径武器集群发射,比机枪的咆哮来得更快的是子弹,比声音更快的子弹,果然是天衣无缝的组合杀局,前几只仁兄包括被踹碎的那只成功完成了任务,把刘劫拖在当场,这一系列行动在战术上非常完美,很有面对天辰武士团时的感觉。

刘劫想也不想拎起两具无头的大块头,像抓着两只布娃娃一样左右旋转,拍苍蝇似的将子弹挡下来,但是没撑两秒钟两具先天大圆满的身板已破烂烂的快要碎开了,时不时有穿甲性能极高的钨合金弹头洞穿高密度的肌肉以及坚若精钢的骨骼冲向刘劫,能够被

拿来攻击刘劫的自然不会是普通子弹,这些都是高动能高爆穿甲弹,大多数钨合金弹头,还有不少是都尚未正式投入使用的贫铀弹头,是专门对于包括重型坦克在内的地面装甲单位,现在拿来打一个人,说是高射炮打航模都不为过。

两轮转下来,刘劫手里提着的已经成了支离破碎的肉块,血肉横飞,但是机枪依旧,钢铁无情,子弹比钢铁更无情,流火的弹幕后,高大魁梧的身影稳稳站着,它们或手提或背负着,抖动的枪口或旋转的轮盘喷吐着火光,有人称这种攻击模式为“金属风暴”,倒不如称之为“金属洪流”,这就是机械的力量,这力量曾经葬送了无数习武一生,心怀报国热血的志士,终结了一个时代,它强横至极暴虐至极不可捉摸至极,超越史上存在过一切机关暗器毒药,使修炼者不敢见光,使华夏再无武林。

刘劫被轰鸣与流火压制了,这份火力比之未来会的机械铁侍强出不少,是真正一个照面秒杀先天强者的力量,主要是操作者的操作水准以及能够承受的反震力更强,武器本身只要肯砸钱,威力是没有上限的,侧面表示了高桌会有多壕,不过不排除未来教会也有更精英的机械兵或持兵者没动用。

刘劫心底兴奋起来,很奇怪,自从修炼以来,恐惧这种人类情感不知何时已经消逝,【革天命化龙灭道心经】对他的影响深入到了灵魂深处,无论多大的暴力总能激发起刘劫更极致的暴力**,遇强则强,如此强横的性格,很难想象从前的刘劫一直是红旗下的好少年,一个安静的读书人,这种心灵的改变令人战栗,但是,刘劫很喜欢,因为爽。

他怪吼着将两截连着阔剑的断臂砸向火力点,同时连环踢步将刚刚放倒的几具掠食者踢向它们,先天炼体者的罡体既便死去也有堪比装甲单位的强度,但是面对反装甲级的金属洪流依旧不经打,阔剑在连着的血肉瞬间被刷没后,依旧旋转着斩向火力点,最终淹没在金属洪流中锵锵几声脆响后倒飞出去,至于那几具先天大圆满的尸体因为目标太大,“洪流”刷过后在空中抖动几下瞬间分崩离析,伴随着红雾一块块掉落下来,何谓南无加特林菩萨,就是超度众生,万物平等。

机枪口和轮盘继续咆哮,全方位压制,不给刘劫一点移位的可能,甩出掠食者的尸身当肉盾趁机逃跑是早就推演过的应对措施,以刘劫在地宫曾经展现出的速度,一旦逃出金属洪流再想捕捉压制他就难了,而高桌会一方的措施非常硬核,就是加量加力,要目标范围内任何可遮蔽物都能被瞬间摧毁的火力,这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射速即真理,口径即正义。

但是刘劫并没有跑,肉盾轰碎开来,他依旧站在原地,挺起了胸膛,看起来像极了抗战时期赴死的烈士,可他不是为了赴死而是为了装逼,一片迷蒙的金光朦纱般升起,竟然挡住了闪光的流火,惊雷炸响伴随金属碎裂的声音,将金属乱流拦腰斩断,散乱的弹雨如惊涛狂澜飞溅开来,像孔雀开屏,似火树银花,部分逆流的弹头竟然逼得正在输出火力的掠食者退了几步,似乎刚才的狂流惊醒了某只不知名的怪兽,怪兽翻了个身,狂澜炸溅,洪流逆流。

再看时,刘劫的手上已然握住了一柄金色的弧刀。

一柄弯刀能让金属的乱流逆流?

ps:求月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