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极品贴身家丁

第2417章 舌头上有刺

极品贴身家丁 紫微 6021 2020-07-24 05:34

  当晚。

  状元楼!

  群臣相聚。

  只是为了迎接解三甲。

  八王为了回避燕七,称病不来。

  八王不来,张勇武和杨克两个大狗腿子都不会来的。

  见了燕七怎么打招呼?

  难道称其为战王?

  说出战王两字,心里该有多难受?

  索性,不如不来。

  既然八王,以及一众走狗不敢来。

  今夜,状元楼,就是燕七的主战场了。

  ……

  解三甲在前呼后拥之中,趾高气昂,进了状元楼。

  此刻,他乃是故地重游。

  状元楼,乃是朝廷招待进士的地方。

  最厉害的,当然就是状元。

  解三甲是三甲及第,厉害无比。

  当年,他就是在状元楼中,享受意气风发的感觉。

  状元楼中,还有他的亲笔题词。

  那些意气风发的诗词和楹联,传遍五湖四海。

  只是,解三甲心中特别感慨。

  没想到,正待大展宏图之时,一个小家丁燕七横空出世,一脚给他绊倒,摔了个倒栽葱。

  从此,败走突厥。

  若非,自己有几分才气,焉能有机会咸鱼翻身?

  解三甲感慨不已。

  此刻,群臣齐聚。

  众人的眸光,都望向解三甲。

  绝大多数面孔,解三甲都很熟悉的。

  状元楼主事的人,是佟健。

  佟健的级别很高。

  而且,佟健代表了燕七。

  “解都侯是突厥特使,理当隆重欢迎,请解都侯上座。”

  佟健不卑不亢。

  很自然。

  解三甲趾高气扬看向佟健,忍不住讥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众人愕然。

  没想到,解三甲刚一见到佟健,就对佟健大肆嘲讽。

  那意思,你是沾了燕七的光。

  不然,哪有今天。

  佟健立刻回应:“为了天下百姓,当效犬马之劳。”

  “精彩!”群臣叫好。

  解三甲又吃了一记钉子。

  他没想到,佟健也变得这般锋芒毕露了。

  以前的佟健,出言一向很小心的。

  但跟了燕七之后,连性子都变了。

  解三甲碰了灰,自讨无趣,哼了一声,坐上了主位,冲着佟健嚷嚷:“燕七呢?他怎么不来?”

  “莫非,是燕七不敢见我,或者是见了我,他自惭形秽?呵呵,也是,他不过是个小家丁出身,论底蕴,比我差远了,至少,这状元楼,他进来就心虚,他不是状元,也考不中状元。哼,他有那个实力吗?”

  佟健闻言,立刻就要发作。

  “哈哈哈哈,解都侯,别来无恙啊,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门口处,传来燕七的哈哈大笑声。

  群臣急忙让开一条路。

  “拜见战王!”

  “战王辛苦!”

  “战王这边请!”

  ……

  众人都对燕七的到来倍感欣慰。

  唯有燕七,方能整治解三甲。

  别人都白搭啊。

  解三甲正在吹牛皮,贬低燕七。

  他说的爽。

  口沫横飞。

  但是,听到燕七的真人版笑声,依然禁不住心肝颤。

  就是燕七这厮,不仅文采方面胜过他,战略战术之上,也牛掰的一塌糊涂。

  真让人嫉妒。

  解三甲顿时紧张起来,心里不由自主的惊悚。

  嘴上,却不服气的嘲讽:“什么战王?有什么资格做战王?我才是战王,我还出过兵书呢。”

  燕七嘿嘿一笑:“解都侯,咱们在北疆可是有缘一见啊,战场之上,你我交锋,不过私下见面,还是可以友好交谈的嘛。”

  “我说,解都侯,我想问你,你辅佐夜格,怎么被我打败了?你有没有战后复盘呀?”

  解三甲脸色铁青。

  这一战,他可败在了燕七手中。

  败得极惨。

  差点,就被燕七给宰了。

  也幸亏他跑得快。

  解三甲憋得没话说。

  众人轰然大笑。

  燕七一副替解三甲考虑的口气:“解都侯,我认为,这不是你不厉害,应该是夜格不听你的话,不然,你怎么会败给我呢。不会,绝对不会!”

  解三甲一听,又来劲了:“没错,夜格鼠目寸光,不听我的话,非要回援牛山谷,不然,北疆早就被我收入囊中了,我又哪里会输。”

  燕七点点头:“说得好,说的好,一切,都怪夜格鼠目寸光,解都侯可是兵法大家,怎么会失败呢。”

  “而且,大家有目共睹,你投奔了莫斯,莫斯慧眼识英雄,立刻就封你做了左都侯,恭喜,恭喜啊。”

  解三甲重重的哼了一声:“燕七,算你还说了一句真话。”

  七话锋一转,盯着解三甲,笑容促狭:“不过,我想请问解都侯,突厥第一大将莫卡,率领五万精锐,奔袭乌孙国,欲要控制西域,是出自于你的大手笔吧?”

  “哎,这……这个……”

  解三甲正在嚣张,被燕七问了这么一句,张口结舌,茫然无措。

  燕七笑着说:“只可惜啊,我不费一兵一卒,一把烧山火,将五万突厥精锐烧的干干净净。对于此事,不知解都侯有什么看法?”

  我勒个去!

  燕七这一手欲抑先扬,可把解三甲给套进去了。

  解三甲正在趾高气扬,自诩才华横溢。

  但没想到燕七话锋一转,给他来了这么一记回马枪。

  解三甲面红耳赤,硬着头皮解释:“那是莫卡愚笨,脑子不灵光,中了你的陷阱。”

  燕七哈哈大笑:“哦,原来是因为莫卡太笨的缘故啊,这还是怨不得解都侯。”

  解三甲支支吾吾道:“当然怨不得我了。”

  燕七紧接着问:“莫卡不也是你派过来的吗?你明知道莫卡脑子不灵光,为何还让莫卡肩负重任?解都侯,你这可有用人不当的致命嫌疑哦。”

  “我,这……这个吧,是因为……”

  解三甲完全没办法解释了。

  燕七慢条斯理:“解都侯别急,喝口茶,慢慢解释,慢慢解释,理由你慢慢想,你才华如此横溢,什么责任推不掉,加油,我看好你。”

  众人轰然大笑。

  “解都侯,请解释吧,大家都等着呢,想听听你还能想出什么理由。”

  “燕大人就是战王,百战百战的战王,你还敢不服?为何你和燕大人交手,屡战屡败?还是你水平不行,遇上燕大人,立刻歇菜。”

  “就是,就是,输了就找借口,所有的错误都是别人的,我呸,承认别人优秀很难吗?”

  解三甲被燕七逼入了死角。

  他是没想到,刚和燕七玩一玩唇枪舌剑,就被燕七杀得大败亏输。

  这厮的舌头上有刺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